暗访

【本文关键词】钱柜777娱乐城,暗访,

暗访
老于是个酒鬼,一天不咪上两口浑身不自在,也不知道那猫尿儿到底有甚么神奇,四十老几的人了,时常看到他老脸喝得跟猴屁股似的鲜亮。可老于是个直爽之人,灌了猫尿儿的老于更直爽,人也长的豪爽,大腹便便的样子像鲁智深。他在乡镇官居信访助理,叫他干信访,活脱脱就是一门神,门口一站,鬼敢来?人不可貌相,看他似凶神恶煞般,待人却和气的很,处理矛盾纠纷也挺有两把刷子,所以,在信访办他还是挺镇宅的。
老于从前是干“雷子”的,几年前阴差阳错地转到乡镇政府机关,一有空就跟文质彬彬的政府人员炫耀:俺干公安那阵子……也难怪,看看人家那一副身板,没在公安继续干下去那叫资源浪费。
俺跟他比,一如他说的那样,好比“自卸王”与电动三轮车,就是这样的两股道上跑的车,却天天屁颠屁颠地硬往一处挤。喝酒的时候儿,老于喜欢叫上俺,可俺天生的不爱那玩意儿,常常被死老于整的愁眉不展,也没有少挨上他的骂:“白披了爷们的皮,压根儿就是个没出息的娘们”。
爱喝酒的老于这会子可要受委屈了,因为上面有文下来:工作日不许饮酒。为了使政令得到落实,上面还不时有督查办下来督查,一行数人带着电视台摄像的,午饭时各家饭馆挨户地查,当然都是神出鬼没地暗访,遇到顶风作浪的就去县纪委“请上坐”、电视上“再风光”。
一日,有朋自远方来,大学同窗,毕业后跟老于在一个单位忙活过一阵子。此君生性脚野,不安分度日,端了没几年铁饭碗就撂下下海去了南方。是金子在哪都发光,没几年,人家就身价过千万了,如今衣锦还乡,还看得起当年的哥们儿,已经算是微服私访了。
老于不亦乐乎,少不了盛情款待。贵宾当然更少不了美酒相配,邀了几个得劲的狐朋狗友,就进馆子一起“在水一方”了,却把圣旨儿忘爪哇国了。正满座“云水怒”时,忽闻“笃笃”敲门声,以为上菜的来了,忙开门,哇,俺的那个娘哎,那一刻才真正体会啥叫目瞪口呆。几个生面孔一台摄像机,一看啥都明白了。你说咋就这么巧,多年的朋友难得一起侃侃“别来无恙”,偏偏还赶上这码事儿,晕,就像有叛徒告密似的。啥也不用解释了,人家“钦差大臣”们也不听你唠叨,乖乖报上单位、名姓、职务了事儿,有嘛委屈上县纪委说去。
老于就是老于,不愧是干过“雷子”的。脑子惶惑了一分钟,不,半分钟后立马就清醒过来了。满不在乎地大手一挥:“继续”。可已经没了开始的为所欲为了。老于复跟远朋单挑了一杯后,抱拳:“诸位慢用,俺有事去也,即刻回。”
匆匆离席,急急回宿舍带上相机,老于特务似的尾随着上面下来的一干人等。那帮大人们例行公事一番后就回当地政府了,然后在政府一班人等相陪下,一起进了食堂二楼小餐厅,再然后就看到大盘小盆的从一楼往上端了,再然后就听到欢声笑语不时地从餐厅传出来了。估摸着是时候了,老于贼似的蹑手蹑脚上了二楼,刚到门口就听里面传来:“祝贺领导旗开得胜,有所收获,回去也好有个交代了,这个反面典型抓得好,能达到警示教育作用,为政令畅通干杯。”
老于喜出望外,真是不虚此行。“笃笃”,敲门,开门,再“咔嚓”。这回轮到大人们目瞪口呆了,举起的酒杯定了法似的僵持在那儿。
“别这样,我们都是凡人”。
到底是领导,思维超敏捷,只几秒钟,一句话就平息了一场风波。